FANDOM


飛行員聯盟(Pilot Federation)是監督著所有飛行員的龐大組織,不論你是海盜又或者是海軍的一員,都受到該組織的管轄。該組織以Galnet作為主要的經濟來源,頒發飛行員執照,並提供初始飛行員Sidewinder MKI飛船。飛船員聯盟主張政治中立,不參與任何政事。即便其如此龐大,但其只控制了三個星系,分別是LHS 3447Asellus Primus,以及其總部Shinrarta Dezhra。而在此處,其代理的地方派系為Pilots Federation Local Branch。

飞行员联盟为所有飞行员进行从无害(Harmless)到精英(Elite)的评级。飞行员等级可通过贸易,探索,战斗以及PvP战斗进行提升。

等級

戰鬥、貿易、探索與CQC的等級具体见下表。

戰鬥(Combat) 貿易(Trade) 探索(Explorer) PvP戰鬥(CQC)
Harmless(不具威脅) Penniless(身無分文) Aimless(漫無目的) Helpless(孤立無援)
Mostly Harmless(基本无害) Mostly Penniless(瀕臨破產) Mostly Aimless(目光短淺) Mostly Helpless(無能為力)
Novice(新手) Peddler(小贩) Scout(侦察者) Amateur(业余)
Competent(老練) Dealer(零售商) Surveyor(調查员) Semi Professional(半職業)
Expert(专家) Merchant(批發商) Trailblazer(開拓者) Professional(職業)
Master(大师) Broker(代理商) Pathfinder(寻路者) Champion(冠军)
Dangerous(危险) Entrepreneur(企业家) Ranger(巡遊兵) Hero(英雄)
Deadly(致命) Tycoon(大亨) Pioneer(先驅者) Legend(传奇)
Elite(戰鬥精英) Elite(貿易精英) Elite(探索精英) Elite(競技精英)

对于联邦帝国海军軍階,请参照聯邦軍階帝國軍階页面。

精英階級

在戰鬥、貿易、探索與CQC中的任一項取得精英(Elite)階級的話,就可取得進入Shinrarta Dezhra星系的許可。該星系的Jameson Memorial空間站販賣了所有飛船以及部件,並可享有10%的折扣。

此外,有精英階級的飛行員可在所有空間站享有2.5%的折扣。

背景

飞行员联盟建立于拥有小型私人飞船的浪潮席卷之后的2805年,并迅速致力于为合法飞行员之间交流贸易及路径信息提供渠道,以及对抗日益严重的星际海盗的威胁的基础设施及相互保护方案之中。相应的,星际间的人们也逐渐变得不再相信那些不断往来又有能力且愿意在执法者抓捕到之前跳跃去一个新的星系的舰长们。飞行员联盟对于违规的零容忍政策是建立于一个“违法罚金自动判处”系统的,这使得它的徽章赢得了银河系范围内的尊重,而此类徽章也开始作为荣誉颁发给成员们。然而,飞行员联盟官方采用的“击杀计数”等阶系统(从无害Harmless到精英Elite)同样也给它带来了渴血的恶名。

在几世纪内,飞行员联盟始终对(派系间)争斗保持着遮遮掩掩的旁观态度,并通过它的“GalNet-银河网“网络系统发展为银河系内的超级统治级财团之一。原本作为一个星图绘制,飞船数据和赏金罚金管理系统,GalNet-银河网进化为银河范围内的基础设施并垄断了新闻业,价格系统和通讯业并不是通过公正手段,而是周期性的滥用功能回收数据。

对于一个建立于如此地位又有着如此强大的影响力与权利的组织,内部分裂为几个派系(最臭名昭著的The Dark Wheel黑暗之轮便是其一)并不奇怪。以及达到精英阶级的飞行员通过在飞行员联盟内又形成一个新的组织,及精英飞行员联合会,来进一步利用他们的身份和地位来满足他们对服务难以满足的需求。

不断的,持续增长的有计划的海盗以及对于维持自身“最好中的最好“声誉的需求使得精英飞行员联合会开始从”Deadly致命的“阶级中发展可以通过严苛考试的成员,以及随着需求日益增长,逐渐放宽至从”致命的Dangerous“阶级吸收成员。

飞行员联盟习惯于避开任何独特的系统而是游荡于星系之间,唯有一个例外——开拓者的世界(the Founders World)。

难以找到的“开拓者的世界“星系是精英飞行员联合会直接管理并致力于其成员的获利的。它的位置被严密的保护,并在GalNet-银河网上散步着广泛的错误信息。

也许有一天,你将会成为有资格进入那里的精英的一员……

——银龙译

飛行員聯盟的起源

继续上演人类历史这部脍炙人口的电视连续剧中重要的一集,历史学家Sima Kalhana如是评价飞行员联盟的建立。

“飞行员联盟建立于2805年以应对私人飞船泛滥的浪潮,它被建立的目的主要是为了给飞行员们提供一个可靠贸易信息的渠道,以及一个对抗星际海盗的相互保护协议系统。“

“那时候,独立飞行员广泛的不被信任,他们职业的流动性造就了对于他们不负责任的看法。飞行员联盟的严厉措施停止了这种看法,并为它的成员赢得了银河范围内的尊重。

“当星盗行为发生的更加广泛时,飞行员联盟开始给已知的海盗飞提供击落赏金。一些组织外的人谴责飞行员联盟过于残忍嗜杀,然而另一些却关注到并赞扬它对星盗行为做出的冲击。一小段时间后,飞行员联盟引入了官方等阶系统来反映他们成员的战斗胜利数。拥有最高击杀数的成员被奖以精英的头衔—一个所有独立飞行员都梦寐以求的表彰。“

“飞行员联盟从他们的GalNet-银河网数据网络中汲取了越来越多的财富。原本的一个飞船信息,赏金和星图绘制系统,如今已经进化成星际市场信息和新闻的整合体。3300年间,飞行员联盟已经不只是信息的主要提供者,也成为了提供信息服务的硬件与软件的主要生产与开发者。如今,飞行员联盟的系统已经是所有独立飞船的标准配置之一。“

“3290年,飞行员联盟扩展了它的等阶系统,包含了探索和贸易等级。在3301年,又扩展至支持飞行员的”CQC竞技场联赛“等级。飞行员联盟向来维持着中立与自然,承认其存在并支持飞行员而不是针对国籍或派系。它的发展根源是”Shinrarta Dezhra”星系,一个只有通过邀请才能进入的星系。获得资格通常是通过打到高飞行员等级。这项规定让人们认为该组织是秘密的—飞行员联盟几乎不与公众直接互动使这一看法更加复杂。”

——银龙译

飛行員聯盟的神秘之處

The Pilots Federation in many ways is a secretive organisation. This in part reinforces its status of neutrality. It exists to support pilots, not nationalities or political factions. Over the years this has led to its acceptance (albeit grudging in some cases) in practically all human domain.[6]

Despite its ubiquitous presence it has very little direct dealings with the public. Even member pilots tend to interact via the networked rankings and bounties system. The prime exception to this is registration. A pilot has to register in person for their PF license. Registration is performed at offices throughout human habited space.[6]

The PF represents the nearest thing to law in uncontrolled and ungoverned space. Their existence provides a safely net for human expansion in space beyond the major factions.[6]

The Elite Federation of Pilots (EFP) continues as a select and extremely secretive group within the larger organization.[6]

Much of what the Pilots Federation does revolves around secrecy; and this has many layers. Within the Pilots Federation, the Elite Federation of Pilots is even more mysterious and secretive, and at the centre of that is the elusive 'Founders World'.[7]

It is the only system directly controlled by the EFP, and even its location is closely guarded. The secrecy is maintained by the EFP using 'misinformation' - there are a great many rumours of its rough location - and they all contradict each other. Only a select few - the members of the EFP - know the truth.[7]

The system is governed by the EFP and it is here that the organisation's headquarters is based.[7] EFP members are allowed to retire here in relative anonym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