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英危险中文站 维基
Advertisement

位於Alaunus星系附近的Lycaon世代飛船

世代飛船(Generation Ship)是具備了可永續自給自足的巨型飛船,僅能以亞光速在星際間緩慢前行,旨在太陽系外建立殖民地。

第一艘世代飛船於2097年離開地球,並在此後數十年持續從太陽系發射,其總數達到逾7萬艘。但是在22世紀Li Qin Jao發明空間折疊引擎(Frame Shift Drive)後,世代飛船這類過時的旅行方式便失去其意義。如此算來,世代飛船的發射期間應介於2097年至2200年間。

傳說

世代飛船的故事就是冒險家的故事。

他們乘坐遠比34世紀(也就是如今的精英危險世界)原始的飛船,向探索深空踏出了第一步。

在精英危險的歷史(自今天至3302年)中,從2200年至2700年間的時代,被稱作探索的“黃金年代”。

以34世紀的標準來看,當時的科技非常原始,沒有超光速通訊,沒有躍遷引擎,有的只是原始的武器和糟糕的生存條件。

該文章接下來提到了精英危險傳說的一個重要部分——世代飛船。

什麼是世代飛船?世代飛船是一個非常成熟的科幻概念,您可以在維基百科查看相關詞條。

自21世紀開始,有數千艘世代飛船飛離地球(第一艘於2097年起航)。但似乎人們從一開始,就沒有對世代飛船的發射做好充足的規劃。

許多世代飛船出發前並沒有做好應有的準備。在那個沒有超光速通訊的年代,船上的移民都將獨自面對風險,在漆黑的太空中航行幾千光年。

這可不像在18世紀、19世紀,在美洲大陸上乘坐貨運火車旅行那樣輕鬆。根據記錄,共有70,000艘這樣的世代飛船前往深空。一些世代飛船成功建立了新的世界,但大多數都沒那麼幸運。據報告,甚至有世代飛船成功返回地球,向人們講述他們的冒險故事。

失踪者(The Missing)

許多世代飛船迷失在深空,飛船的殘骸仍舊沿著無盡的軌跡線深入太空。還有些找到了星球著陸,並且在那生存下來,直到數十年後當地的災難將他們摧毀。

還有些世代飛船的船員或許依然活著,但是受困於亞光速的通訊限制,或是在幾個世紀的航行之後,完全失去了通訊能力,無法與之取得聯繫。

現在我們認為已經找不到他們了,但或許某一天,有人會發現他們仍在某處航行的踪跡。一些飛船上的船員應該已經繁衍到了第30代。他們仍然以相對論速度,航行在“正常”的空間之中。這些旅行者被統稱為『失踪者』(The Missing)。

有趣的是,如果你稍微計算一下,你會發現由於相對論速度的作用,世代飛船上的時間是被壓縮的。如果假設這些世代飛船的目標都是100光年以內的星球(這對於21至24世紀的人來說比較現實),那麼我們就可以算出許多世代飛船可能即將抵達目的地。現實點說,這些世代飛船能夠旅行的最大距離大約在1,000光年左右(可能遠低於這個數字),所以對於今天的探索者來說,無論是追上這些飛船,還是追上這些飛船上發展起來的文明(如果有的話),都是很容易的事情。

關於這些,我們還有很多不甚了解的地方,但這不妨礙世代飛船成為精英危險傳說中最迷人的故事之一。我們都將屏息等待更多的內容。

開發者日誌(2015年10月12日)

The Missing(失踪者)是對在深空中失去蹤跡的人群的統稱。

他們包括古代世代飛船上的移民、迷失的殖民者、消失的科考遠征隊等。有些玩家已經從我們的時間線得知,從24世紀起有數千艘世代飛船選擇離開地球的庇護...其中一些帶著他們的冒險故事成功返航。一些飛船消逝在深空中,它們的殘骸仍舊沿著無盡的軌跡線,繼續向深空前進。另一部分成功的找到行星登陸,並且生存下來,直到數十年後,當地的災難將他們摧毀。還有些世代飛船的船員或許依然活著,但是受困於亞光速的通訊限制,或是在幾個世紀的航行之後,完全失去了通訊能力,無法與之取得聯繫。現在我們認為已經找不到他們了,但或許某一天,有人會發現他們仍在某處航行的踪跡...

如何找到世代飛船

在2.3更新之後,世代飛船可以透過星系裡的數據接收衛星(Listening Post)來定位。在進入星系後,左邊的外部分頁(即1號面板)就會顯示數據接收衛星的存在,根據其中的線索便能發現世代飛船。這些數據接收衛星會在距離太陽系90光年內的範圍內。

內容來自《精英危險傳說:世代飛船》(後文的傳說部分既是這篇文章的全部引述)

『...如果假設這些世代飛船的目標都是100光年以內的星球(這對於21至24世紀的人來說比較現實),那麼我們就可以算出許多世代飛船可能即將抵達目的地。現實點說,這些世代飛船能夠旅行的最大距離大約在1,000光年左右(可能遠低於這個數字)。 』

此文還提到了2200年至2700年間的探索黃金年代。

已發現世代飛船的位置

名稱 星系 位置
Generation Ship Achlys HIP 114458 環繞A 2星球
Generation Ship Artemis Mu Cassiopeia 環繞C 1星球
Generation Ship Atlas Charick Drift 環繞A星球
Generation Ship Demeter Mizuchi 環繞2星球
Generation Ship Epimetheus HR 2351 環繞4星球
Generation Ship Hyperion Lalande 2966 第4星球往Yemaki星系7000光秒處
Generation Ship Lycaon Alaunus 第10星球往Horae星系2萬2000光秒處
Generation Ship Odysseus Ross 859 環繞B 1星球
Generation Ship Phanes Cephei Sector NX-U b2-0 環繞B 5星球
Generation Ship Phobos Coelachi 第3星球往HIP 10229星系1800光秒處
Generation Ship Pleione Hez Ur 第5星球往Teuten星系8000光秒處
Generation Ship Spear of Hope HIP 21654 環繞1 A星球
Generation Ship Thetis Nefertem 環繞6 A星球
Generation Ship Venusian Kitae 往Zephyrus星系2500光秒處
Lazarus Expedition Virudnir 環繞6 A星球
The Golconda Upaniklis 環繞B 3星球


發現的世代飛船

Lycaon世代飛船

Elite_Dangerous-_Generation_Ship_Lycaon_-_The_Missing_-_Episode_1_-_A_Roleplay_Story

Elite Dangerous- Generation Ship Lycaon - The Missing - Episode 1 - A Roleplay Story

世代飛船Lycaon是一艘被遺棄的超大型飛船,由指揮官Lexic Meise在3303年4月23日,於Alaunus星係發現,同時也是第一艘被找到的世代飛船。如果要前往Lycaon所在的位置,可以先抵達Alaunus星系的第10顆行星,然後在超巡狀態下,朝著Horae星系的方向飛行22,000光秒。根據Lycaon的日誌顯示,船上的乘客死於一種具有傳染性,來自外星的微生物。該微生物會導致類似於流感的症狀,並且對當前人類所擁有的全部疫苗免疫。 Lycaon在調查一顆小行星時,採集到這種微生物,之後它很快就在全船擴散開來。在船員全部死亡之後,這艘飛船失去了動力並一直停留在了它被發現的地方。[1]

Venusian世代飛船

Elite_Dangerous-_Generation_Ship_Venusian_-_The_Missing_-_Episode_2_-A_Roleplay_Story

Elite Dangerous- Generation Ship Venusian - The Missing - Episode 2 -A Roleplay Story

Venusian世代飛船由CMDR Klumpozyte於3303年4月26日發現,其位於Kitae星系,並往Zephyrus方向行進了2500光秒。Venusian的日誌顯示該飛船被海盜隊伍襲擊並打算將乘客擄走賣為奴隸。數十名船員和近百名乘客雖成功在飛船的某個部分進行抵抗,但飛船的執行長官背叛了大家,想海盜展示如何經由維護通道繞過防堵區域,而為拉鋸畫下據點。在船員和乘客不是死就是被擄走為奴後,Venusian正式被遺棄。[2]

Hyperion世代飛船

Hyperion世代飛船由CMDR Vall於3303年4月27日發現,其位於Lalande 2966星系,位于从Lalande 2966星系第四星球向Yemaki星系方向航行7000光秒的位置。

Hyperion上的動盪始於乘客將一為名為Zachariah的孩童奉為能帶領他們前往『應許之地』的救世主(弥撒亚)来崇拜。舰船的指揮官在嘗試下令阻止一次儀式的进行时,Zachariah反过来下令,让指挥官的守卫亲手将他丢出了气闸外。不久之后,舰上的一名下级军官得知Zachariah计划開啟舰上所有氣閘,并允诺他的他的追随者能因此飞升为更高等的存在。在最后的日志中,这名下级军官下定了决心,计划杀出一条血路,在Zachariah能實行計畫前刺殺他。但船只系统留下的最后记录则显示船上的生命維持星系被覆寫,而Hyperion号启动污染清除程序排放了所有的空氣,舰上所有的乘客和船員很可能因此全部遇难。[3]


Odysseus世代飛船

Odysseus世代飛船由CMDR DarkShadowLYNX於3303年4月28日發現。它位於Ross 859星系,並環繞著B1星球。在Odysseus的旅途中,其乘客投選出了一個類似船員委員會的組織,有權管理船上的一切事物、制定法律和制度等,並左右這艘船的任務。委員會行事總是伴随着一句口號『For the greater good(大局為重)』,并將這句口號洗腦一般地在船上傳播。委員會下令放棄尋找宜居星球殖民,禁止任何船員離開。理由是世代飛船具備一切延續生命的條件,船員不再需要冒險去探索未知的星球。多年後,第五代船員時期,船上爆發了一種疾病,并在船上迅速傳播。委員會下令隔离疾病爆發的區域,禁止包括醫護人員在内的任何人出入。這些區域包含一些飛船的關鍵星系,意味着飛船的控制和情况都被委員會完全掌握。後來情况逐漸惡化,委員會開始實行軍事化管制,全船宵禁,後來甚至下令打開氣閘,清空所有疾病傳播跡象的區域,這其中就包括醫護艙、補給艙。許多船員因此都被直接丟進真空中。部分乘客試著要免除委員會的權利並強迫讓Odysseus停靠在下一個可居住的星球,但沒人知道如何在飛船之外存活。多年後疾病再次爆發,在20年與傳染病的抗爭下,委員會和大多數乘客皆已消亡。倖存的其中一名乘客錄下了警告訊息,讓人們遠離飛船。

Elite-_Dangerous_-_The_Thetis_Generation_Ship_-_The_Missing_-Reupload-

Elite- Dangerous - The Thetis Generation Ship - The Missing -Reupload-

Thetis世代飛船

Thetis世代飛船由CMDR Rhaider於3303年4月28日發現,其位於Nefertem星系,環繞著6A星球。第九代船員時,人口達到17,401人。此時船上有人報告,从他們居住房間的通訊器傳來一種奇怪的低語。經調查發現,此聲音訊號來自飛船訊號陣列的廣播,源頭来自遠在15光年外的一顆無人居住星球。此時訊號已傳遍全船,且聽過這一聲音的船員都会莫名發瘋並互相殘殺。進行調查並記錄日誌的船員也不小心聽見這個聲音,其中聽起來就像是在說『殺了他們』。[4]

Pleione世代飛船

Pleione世代飛船由CMDR Carbucketty於3303年5月5日發現,其位於Hez Ur星系,環繞著第5星球,並轉換路線往Teuten方向行進了8000光秒。Pleione的船員遭遇一種奇怪的基因狀況——船上的男新生儿逐渐增多,直到最後,已經無法產下女嬰了。這導致船員們無法繼續繁衍後代。錄下語音日誌的是船上的一名醫生,他一直試圖找出問題的原因,并對他的前輩没有在船上準備一些基因調控的設備感到懊悔。船上最後一名還能生育的女性誕下最後一個男嬰時已69歲高龄。此時就算醫生找到解決方案,也無法挽救Pleione的命運。一些船員選擇離開没有希望的Pleione號,前往其他地方碰碰運氣。而這名醫生選擇和飛船共存亡。[5]

Atlas世代飛船

Elite-_Dangerous_-_The_Atlas_Generation_Ship_-_The_Missing

Elite- Dangerous - The Atlas Generation Ship - The Missing

Atlas世代飛船由CMDR Dilliam53於3303年5月3日發現,其位於Charick Drift星系,環繞著恆星Charick Drift A。世代飞船Atlas号是由CMDR Dilliam53于3303年5月23日发现。它位于Charick Drift星系,环绕Charick Drift A恒星运行。当世代飞船Atlas号接近目的地时,该舰的最后一任总工程师Tom Edwards发现该舰存在一个之前从未被发现的建造失误,导致该舰无法减速。于是船员决定调整Atlas号的航向,在飞船飞越目标星球时将所有乘客和必要设备用逃生舱发射到目标星球上。由于逃生舱的控制需要一名成员留在舰上操作,因此Edwards自愿留了下来,即便他的妻子Jean已经怀有身孕。得益于Edward的牺牲,除了一个逃生舱由于试图提前发射并导致了爆炸之外,计划非常成功,乘员被安全疏散。舰长依照承诺,以Tom Edwards的名字命名他们的殖民地。Atlas号则继续航行了不知多久,最终燃料耗尽,长眠在了它现在的位置。[6]

發現第七艘世代飛船 -Atlas- 船員日誌(中文字幕影片)

Lazarus Expedition世代飛船

一艘名為Lazarus Expedition的世代飛船由CMDR NazToR4於3303年9月16日發現。由于Lazarus Expedition号的冷却系统发生了一起非常严重的故障,导致其推进系统遭受了无法修复的损坏,飞船被困在太空中。由于舰上的补给预计将在十年内耗尽,船员和殖民者决定将飞船拆解,改造成多个救生艇。经过几年的努力,救生艇完工了,但殖民者的人口已经扩大到了救生艇无法完全承载的程度。于是他们决定优先撤离妇女和儿童,并恳请一部分人自愿留下。最终,救生艇成功地射向了最大航程内的多个宜居世界,而留在Lazarus Expedition号的人将生的希望坦然地让给了其他人,诚然接受了自己的命运。[7]

Artemis世代飛船

Artemis世代飛船由CMDR Friend 360於3303年10月4日發現,其位於Mu Cassiopeia星系,環繞著Mu Cassiopeia C1星球。回收的日志显示舰上的船员和乘员都是在一段很长的时间内被同一名连环杀手所谋杀的。第一起谋杀案中,受害者身上遍布咬痕和爪痕。且墙壁、门和气闸上留下了更多的抓咬痕迹。因此这起谋杀被归咎于一只殖民者走私上船的非法宠物狗。尽管狗是在笼子里被发现的,且身上没有任何血迹,但安保人员认为那只狗以某种方式逃脱并杀死了受害者,因此将其安乐死。在由真凶录下的后续未具名的日志文件中,他把自己比喻成一只正在宰羊的狼,暗示了袭击仍在继续。最后,舰上的其他居民开始互相献祭,希望以此来安抚凶手,但凶手坚持 "日课必须重复......直到喊声沉寂下来"。在凶手的最终留言中,可以听到他正在破坏飞船的反应堆,很可能是这一行为导致了船上所有人的死亡。[8]

Achlys世代飛船

Achlys世代飛船由CMDR Kal Adar於3303年6月30日發現,其位於HIP 114458星系,環繞著A 2類地星球。在航行中的某个时刻,该飞船的生命维持系统发生了严重的故障,导致船上所有成员遇难。在没有船员操控的情况下,自动驾驶系统接管了Achlys号的控制,并确保它保持默认的航向。在到达目的星系后,自动驾驶系统试图将控制权交还给船员,以便进行最终入轨流程,但它的警报却无人理睬。最终自动驾驶系统扫描飞船上的船员和乘客,发现无法检测到任何船员和乘客。于是它采取了应急预案,启动程序将自己发展成为具备92%人类智力的人工智能。AI自动驾驶很快了解了Achlys号上人类的状态和死亡原因。但除了继续环绕本应被舰上乘员殖民的星球轨道运行并等待新的指令外,它也别无他法。[9]

Phobos世代飛船

Phobos世代飛船由CMDR SWiFT ViiZIONS和NEXTMHGDANGER於3303年8月8日發現,其位於Coelachi星系,可發現其前往3D星球並轉換方向往HIP 10229行進了1893光秒。世代飞船Phobos号成功到达了目标星球并在上面建立的15个定居点,不过飞船的日志并没有记录有关目标星球的信息。对于殖民者来说不幸的是,这个星球上的土著动植物都是有毒的,并具有很强的攻击性,导致勘察队的伤亡很快就开始增加。在殖民者宣布殖民任务完成并将登陆器拆解回收后不久,一群生物就闯入了定居点,屠杀了大部分居民。该定居点的幸存者们徒步逃离到了定居点Delta,却发现它已经被遗弃,且有也遭受过袭击的迹象。 Delta的登陆器并未被拆解,而是一直被作为纪念碑保存着,可以用来返回Phobos号,但它的燃料电池已经耗尽,因此幸存者们花了好几天的时间才完成了更换。当幸存者终于抵达Phobos号并开始重新启动它的系统时,其中一个生物藏匿在了登陆器上,且他们发现时已经为时已晚。除了三位殖民者之外,其他人都在他们设法将这个生物被困在农场舱之前被杀死了。不久后该生物设法逃脱了出来并杀死了余下的三人。据推测,其他定居点也没有任何幸存者,Phobos号是在燃料耗尽或系统关闭后抵达了它现在所处的位置。[10]

Phanes世代飛船

Phanes世代飛船由CMDR Nexusprime於3304年8月24日發現,其位於Cephei Sector NX-U b2-0星系,環繞著B5星球。Phanes世代飛船平安抵達其目的地,但船員發現該星球無法居住。儘管殖民者們迫切想要返回太陽系,但飛船指揮層決定持續進行搜索星球殖民的任務。如此決策引起激烈暴動並被武力鎮壓。為了維持殖民飛船的和平,飛船指揮層偽造一場浩劫已將人類文明毀於一旦的謊言,而Phanes世代飛船上的成員是僅存的人類。如此大謊經過數個世代都未被質疑,直到船員Noonan準尉針對年老長官Kerr上尉持續堅持將進度報告送往太陽系的舉動為止。Noonan使用Kerr的指令密碼存取了飛船的檔案庫知曉真相,並告知了部分親近好友。不到一個小時,這一消息傳遍Phanes飛船,歸鄉派和持續任務派之間的戰爭再次爆發。最終全船船員與乘客無一生還。[11]

Demeter世代飛船

Demeter世代飛船由CMDR Chris Varley於3304年8月29日發現,其位於Mizuchi星系,環繞著第2星球。Demeter世代飛船搭載3000人口出航。在旅程的第5年,飛船上的數個重要星系失效,維生星系雖然持續運作,但也會在數世紀後耗盡,而生物星系只能再生產多幾年份的食物。Demeter的船長下令船員保守祕密以避免驚慌。到了第187年,船上成員尚存,但已倒退為部落主義。四大派系爆發了被稱為『四族之戰』的長久衝突。四組分別為:技師、維和者、殖民者,和栽培者。維和者與殖民者聯合對抗技師,使後者被迫與栽培者合作以奪取食物儲備。到了第369年,戰鬥在兩大派系間持續——技師與栽培者的後續部落『技王』。以及維和者與殖民者的聯合勢力,兩者衝突最終在『技王』演變而來的部落『終噬者』取得最終勝利而在第537年劃上句點,但人口也因為食用敵方派系為生而早已大幅減少。[12]

Epimetheus世代飛船

Epimetheus號世代飛船是由CMDR Bro x Legend在3304年11月2日發現的。它位於HR2351,圍繞HR2351 4行星運行。

回收的日誌講述了Joe Collins的故事,他是第974號被拘留者,聲稱自己遭到拘留的原因只是打算借用一下資料晶片而被误指为偷竊。在他被監禁的第三天,Joe記錄船上響起了警報聲,而他已經兩天沒有看到其他人了。Joe擔心這艘船由於某種不明的緊急情況而被疏散,而他被獨自遺留了下來。到了第九天,警報聲停止了,但沒有人來找Joe。自動化系統為他提供食物和水,並處理他的排泄物,使他能夠長期生存,但他無法接受自己將被無限期地獨自困在Epimetheus號的牢房裡的事實。當Joe在第1047天寫下最後一篇日誌時,他已經陷入了精神錯亂,認爲這次隔離是一場故意安排的測試,而 "虛空 "正試圖幫助他解決問題。據推測,如果自動生命維持系統繼續保持運作,Joe Collins現在就依然在Epimetheus號上存活。Epimetheus號撤離的原因仍然是個謎。[13]

Spear of Hope世代飛船

Spear of Hope號是由CMDR Nemaroth在3304年11月23日發現的。它位於HIP21654,圍繞HIP21654 1 a行星運行。

Spear of Hope號發射時並沒有設定目的地,而是在航行中依靠遠程控制的"探路者探測器"尋找潛在的殖民目的地並加以確認。在航行中的某個時候,技術員Farrow獨自乘坐太空梭離開了Spear of Hope號,爲了修復一個發生故障的探測器而開始了一段長達一年的航行。當Farrow返回時,他發現整艘船被遺棄了。資料記錄顯示,希望之矛號的5000名船員和乘客在8個月發現了一顆適於殖民的星球。由於飛船即將錯過它,因此船員決定采取緊急疏散程序,在一個小時之内全體離艦前往該行星。在匆忙撤離的過程中,Farrow顯然被遺忘了。由於其他太空梭都已發射,而Farrow自己的太空梭也沒有燃料了,他決定嘗試改變Spear of Hope號的航線,繞飛附近的一顆恒星,以引力彈射的方式返回目的星球。但問題是,完成這次旅行需要93年,屆時Farrow將年過132歲。由於HIP 21654中沒有任何星球適合居住,也沒有任何人類居住的跡象,所以Farrow的計畫是否成功已經無從知曉;Spear of Hope可能是按照計畫再次掠過了殖民星球,然後繼續前進,直到它的動力耗盡擱淺在和這裏。也有可能是由於引力彈射操作失敗進入了錯誤的航綫。[14]

The Golconda世代飛船

Golconda是在3305年11月5日一艘星際農業協會調查船截獲求救信號後發現的。[15]它位於Upaniklis,圍繞Upaniklis B 3行星運行,離前哨只有30公里遠。Forester's Choice

與以往有記載的一代船不同的是,Golconda被發現時既能使用,又有活著的船員和殖民者。幾個世紀前,Golconda安全抵達了預定的目的地,但由於擔心在船外生活,乘客們選擇留在船上,繼續無限期地在太空旅行。隨著時間的推移,殖民者形成了一種獨特的文化和宗教,其核心是把Golconda當作一種仁慈的看守者來敬重。為了保護自己,他們還堅持嚴格的孤立主義政策。儘管殖民者設法維持了可持續的生活和社會秩序,但到了34世紀,當該船通過 Upaniklis 星系時,他們發現他們的補給不足,並受到了鼻咽炎爆發的打擊。船長Jonathon Forester不情願地決定打破Golconda的無線電靜默,發出求救信號,希望與他們分離了一千多年的人類文明能給他們援助。[16] The Golconda的發現促使同名組織了一個星際倡議,導致該船的人口選擇遷移到Upaniklis為他們建造的一個新的軌道前哨,名為Forester's Choice,並接受作為一個Federal夥伴國的地位,享有完全自治權。Golconda本身也從行星際空間的發現地移到了其殖民者的新家旁邊的UpaniklisB3的近距離軌道上。

時間軸

02 APR 3307

  • Erik GunnarsonFrancesca Wolfe調查殖民化早期的太空社區的廢棄遺跡。
    Wolfe:"世代飛船基本上是移動城市,旨在承載不斷擴大的人口,總是令人印象深刻。但有一艘船我一直在想,那就是在Nefertem 6 a軌道上運行的Thetis號,聽它的日誌總是讓我心驚肉跳。它們描述了來自一個無人居住的星球的一句悄悄話是如何導致超過17000人互相殘殺的。沒有人知道這是否是集體歇斯底里,在太空中幾十年的心理壓力,還是......其他原因。這麼多次訪問塞提斯號,我還是沒能鼓起勇氣播放它最後的日誌記錄。有人警告我,以後我就不一樣了。"
    Gunnarson。"在超空間引擎s之前,世代飛船是殖民遙遠的恒星星系的一種可行方式。數以百萬計的人在自成一體的社會中度過了他們的一生,因此他們的後代可能會在新的世界上行走。悲劇的是,許多這些先驅的巨型飛船完全消失了,從未到達他們的目的地。但有些被重新發現,通常是因為監聽站攔截了他們古老的廣播。這些探險活動失敗的原因有很多。現在在Virudnir 6號軌道上的 "Lazarus "號遭遇了機械故障,而在Hez Ur星系的 "Pleione "號,其人口只生產男嬰。最令人不安的是那些船員淪為野蠻人的地方,如 Mu Cassiopeia C 1的Artemis 和Mizuchi 星系的Demeter。與Wolfe最喜歡的--如果這是個正確的詞--一起,這些都是我們黑暗本性的可怕紀念碑。失落的世代飛船很少攜帶倖存者,但the Golconda的情況就是如此,它的人現在佔據著Upaniklis的前哨。因此,也許更多的活著的遺跡仍然漂浮在虛空中,等待完成長達幾個世紀的任務。"[17]

3305年12月5日

  • 世代飛船Golconda的船員已經遷移到他們的新家--位於Upaniklis星系的Forester's Choice前哨。在成功協助the Golconda船員搬遷後,聯邦安排將他們從這艘古老的飛船運送到現在位於Upaniklis B 3軌道上的前哨站。 在出發前的幾天裡,與世代飛船的溝通顯示出他們的人民有一定的恐懼感。但由於幾個世紀的太空旅行已經耗盡了the Golconda充分維持殖民者的能力,大多數人支持搬遷的決定。Golconda的指揮人員還確認,他們將繼續蒸餾飲料Apa Vietii。這種獨特的酒將從Forester's Choice向商人出售。獵戶座獨立大學的人類學負責人伊莉莎白-佩雷斯教授在現場觀察了大規模的安置工作。"許多殖民者在踏上運輸船時公開哭泣,對the Golconda本身說著感謝和悲傷的話。有幾次,移民們自發地唱起了歌,有數百人手挽著手。在飛行過程中,我無意中聽到一群年輕人興奮地談論著他們將獲得的技術,也許他們對自己的旅程的意義一無所知。但最引人注目的是,人們集體決心保持其獨特的文化,並在進入這個新篇章時保持團結。這個社會是保留其孤立主義的觀點還是願意與銀河系融合,還有待觀察。我們只能希望,這些來自過去的傑出旅行者將被留下足夠長的時間,以他們自己的步伐探索34世紀的人類。" 為了慶祝這一歷史性事件,聯邦宣佈在3305年12月5日至16日期間對聯邦船隻實行購買折扣。[18]

3305年11月24日

  • 聯邦擊敗了帝國的競爭對手,贏得了為the Golconda的居民提供永久家園的競標。兩項活動都得到了銀河系社會的支持,但為世代飛船的居民創建一個新的軌道前哨initiative最終被證明比建造一個地面站更受歡迎。來自the Golconda的官方消息證實,殖民者對這個超級大國的成功印象深刻,並同意在前哨站建成後移居到這裡。該前哨站將被命名為Forester's Choice,以紀念Golconda的船長Jonathon Forester。the Golconda的船員也接受了聯邦合作夥伴的身份,同時保留了他們的自主權。國會議員 哈蘭-特克發表了這樣的聲明。"我們很自豪地為聯邦先民的後裔社會提供了一個新的開始。他們獨特的文化將繼續在享有聯邦保護的前哨站的星空中茁壯成長。" 帝國參議員Ava Cornelius向Forester 船長和他的船員發出了善意的資訊。她承認對the Golconda的決定感到失望,但希望殖民者在未來能夠和平和繁榮。帝國和聯邦運動的支持者現在可以在Upaniklis星系中從各自的巨型飛船上領取傑出的獎勵。[19]

3305年11月22日

  • 世代飛船Golconda的居民向Upaniklis星系中的當局提供了一份感謝信,感謝他們最近的幫助。這份禮物是一箱標有Apa Vietii的酒精飲料,許多世紀以來只在Golconda上蒸餾。隨附的說明解釋說,自22世紀以來,生產技術基本沒有改變。對這種飲料的分析證實它可以安全飲用,儘管對其原料或蒸餾過程一無所知。到目前為止,很少有人品嘗過Apa Vietii,但著名的美食家和評論家Giles Cappelleo被邀請來評價這種酒。嗯,這是多麼令人高興的事情啊--體驗一種以前聞所未聞的酒!"。Apa Vietii在口感上很清爽,有一種光滑、清脆的味道,但一旦吞下就會給人一種強烈的衝擊感。如果它能被廣泛使用,各地的鑒賞家肯定會喜歡它。高康達團隊正坐在一個潛在的金礦之上!" 獵戶座獨立大學的Elizabeth Perez教授提供了人類學家的看法:"這是一個一直非常不願意與外人交流的社會的重要姿態。雖然他們的孤立主義立場仍然很普遍,但提供Apa Vietii可以被解釋為重新加入文明之前的文化交流計畫的開始。"[20]

3305年11月18日

  • 帝國聯邦宣佈了相互競爭的倡議,為世代飛船the Golconda的船員提供一個新家。在Upaniklis Vision Incorporated的援助呼籲中,工程專家證實,這艘古老的船隻已經不能滿足殖民地的需要。雖然the Golconda是為長期居住而設計的,但它缺乏足夠的設施來滿足目前的人口水準。經過長時間的討論,the Golconda的領導人不情願地決定放棄該船。但是,這艘船的船長,Jonathon Forester,堅持要將其人口留在一個地方。帝國發誓要幫助殖民者完成這艘船的最初使命,建立一個行星邊的家園參議員 Ava Cornelius總結了這次活動。"在人工環境中生活了幾代人之後,我們想用一個屬於他們自己的世界來獎勵這些旅行者,在一千年的冒險之後完成他們的命運。當代農業技術將使他們能夠在帝國的全力支持下成為一個自給自足的殖民地。"聯邦採取了不同的方法,提出創建一個前哨,讓Golconda的航太傳統得以繼續。這是由國會議員概述的。Harlan Turk概述的。"這些人有不可剝奪的權利來繼續他們目前的生活方式。一個現代化的前哨站將提供巨大的優越設施,同時允許他們的文化保持完整,並在聯邦市場準則內為新的貿易關係提供設施。" 兩個超級大國都要求銀河系社區支持他們的運動。飛行員可以將聚合物、CMM複合材料、鈦、鈹和鉈運送到Upaniklis星系中的任何一艘巨型飛船。帝國的Lucent Embrace號或聯邦的Keller's Resolve號。該行動計畫從3305年11月18日持續到26日。如果最終目標提前實現,活動將立即結束。[21]

3305年11月15日

  • 發現一艘有人居住的世代飛船引起了帝國聯邦的注意。最近在Upaniklis星系的貿易呼籲為Golconda提供了緊急援助。此後,每個超級大國都向該地區部署了一艘巨型飛船,並提出了將the Golconda的船員融入銀河系社會的建議。帝國參議員Ava Cornelius發表了這個聲明。"這項卓越的千年任務體現了人類不屈不撓的精神。我們隨時準備幫助這些殖民者完成這一使命,為他們建造一個新的行星定居點,專門供他們使用。在那裡,他們將最終能夠在一個在帝國保護下蓬勃發展的殖民地中享受堅實的土地和廣闊的天空。" 聯邦議員哈倫-特克概述了一種替代方法。"作為從Sol發射的世代飛船的後代,我們將這些勇敢的旅行者視為榮譽的聯邦公民。因此,我們認為他們有權像他們的祖先所希望的那樣,繼續成為一個航太公社,並打算用一個前哨-軌道前哨來紀念他們的傳統生活方式。" 與Golconda的溝通極少,只有Upaniklis Vision Incorporated的少數代表與殖民者進行了交流。假設新捐贈的物資能夠加固這個微型文明,那麼就需要對Golconda的未來做出重要的決定。[22]

3305年11月14日

  • Upaniklis星系中,向Golconda代艦提供基本物資的舉措已經成功結束。Upaniklis Vision Incorporated的Itsuko Harada提供了一份聲明。"衷心感謝所有運送藥品和緊急物資的商人,也感謝保護這些貨物不受海盜襲擊的勇敢的飛行員。向the Golconda轉移貨物的工作已經結束,我知道它們被感激地接受了。" 陪同醫療用品的是星際衛生組織的代表,他們向殖民者提供使用建議。團隊負責人 Ivan Johansen 博士評論說。"我們的抗病毒藥物比the Golconda上的要先進得多,早期跡象表明病人對治療反應良好。希望我們已經阻止了殖民地所謂的'消瘦之吻'的爆發。" 來自Upaniklis政府內部人士的報告表明,與Golconda的溝通變得更加頻繁,特別是在技術進步方面。當地媒體的報導助長了公眾的猜測,即殖民者應該放棄他們的古船,在該星系中建立一個新的家園。參加活動的飛行員現在可以從Upaniklis星系的 Fozard 港獲得他們的獎勵。[23]

3305年11月11日

  • 世代飛船Golconda的文化已經被獵戶座獨立大學的人類學負責人Elizabeth Perez教授研究。"對the Golconda的起源知之甚少。沒有關於其發射的完整記錄,缺乏存檔的藍圖表明這是一次私人資助的殖民嘗試。但毫無疑問,這個22世紀社會的縮影將在過去的一千年裡發生變化。然而,居民的語言是完全可以理解的,他們的社會結構也是可識別的。嚴格的安全措施是有目共睹的,正如人們對一個孤立主義文化的期待。我們還知道,有一個監護人負責確保社區的福祉,還有一個牧師提供精神指導。所有的跡象都表明,他們對自己的太空生活感到滿意,甚至可能是上癮了。雖然the Golconda船員錄製的音訊資訊可供銀河系社區使用,但只有少數代表Upaniklis Vision公司的人被允許與the Golconda對接。Perez教授前往Upaniklis與他們交談,作為她研究的一部分。"與那些運送物資的人進行的訪談很吸引人。正如一位飛行員所說:"裝載程序是以最快的速度完成的,幾乎沒有任何通信聯絡。在我們離開之前,the Golconda上沒有人進入貨艙。我的印象是他們被我們嚇壞了'。歷史表明,與世隔絕的文化會因為與外界的接觸而受到不可挽回的損害。我們必須確保支持Golconda社區的努力不會破壞這個獨特的泡沫殖民地。"[24]

3305年11月8日

  • Upaniklis星系中發現了一艘有活人的世代飛船discovered。這艘船的求救信號最初是由一個監聽站接收的。調查的飛行員驚訝地發現,這艘古老的飛船--被認定為the Golconda--已經漂流到了Upaniklis B附近的無人區。世代飛船是前超空間引擎時代的巨大、自給自足的飛船,旨在將其原船員的後代送到無人居住的星系。the Golconda於22世紀發射,作為一個自給自足的社會的家園,已經生存了超過一千年。但據說這艘船的陳舊設施正在努力滿足其船員的需求。居民們報告說缺乏維修材料和醫療用品,而後者因病毒席捲全船而變得更加相關。Upaniklis Vision Incorporated的Itsuko Harada發表了以下聲明。"這些訪客跨越了令人難以置信的距離,直到現在還與人類其他地方完全脫節。純粹的絕望迫使這些自豪的人們尋求幫助--一種被稱為 "消瘦之吻 "的疾病正在肆虐,在一個封閉的環境中,其影響可能被證明是災難性的。可以理解的是,Golconda的人民不願意離開他們的家園,也不願意與銀河系的其他地方交流,至少目前是這樣。然而,他們已經感激地接受了我們提供的醫療用品和其他材料。" 貿易商被要求將基本藥物、高級藥物、鋁、陶瓷複合材料和半導體運送到Upaniklis星系的Fozard 港。Upaniklis Vision Incorporated還提供通緝船隻的賞金券,以阻止該地區的海盜活動。該舉措計畫從3305年11月8日到14日進行。如果最終目標提前實現,該活動將立即結束。[25]

3303年4月29日:發現世代飛船

在超光速科技問世前,所有跨星系的殖民都有賴於被稱為『世代飛船』的星際方舟。我們確定有超過7萬艘世代飛船散布在銀河系各處,而大多數的位置仍是未知。

但現在發現了其中的一員。在LHS 1047星系的數據接收衛星(Listening Post)引導獨立飛行員在Alaunus星系找到了Lycaon世代飛船。可惜的是,根據Lycaon的醫療日誌顯示,船上的乘客在數百年前死於一種具傳染性,来自外星的微生物。該微生物會导致類似流感的症狀,并對当時人類的所有疫苗免疫。Lycaon是在調查一顆小行星時,採集到這種微生物,之後它很快就在全船擴散開來。在船員全部死亡後,這艘飛船失去動力并停留在它被發現之處。

有關當局提醒大家不得進行干預,其所屬機構仍持有世代飛船的擁有權。

3302年8月19日:世代飛船

這期的單元讓我們繼續討論人類史上的重要篇章。今天,我們邀請了歷史學家Sima Kalhana與我們討論世代飛船。

『在超光速旅行實現之前,殖民遙遠的星係是一個艱難的議題。 21世紀的人們給出了他們的解決方案——世代飛船。這些巨大的星際方舟,裝備著延續生命所需的所有東西,搭載著延續了一代又一代的船員。這些先驅者們從出生、成長一直到死亡,在飛船上走完一生。』

『第一艘世代飛船於2097年發射,在接下來的幾個世紀中,越來越多的世代飛船動身前往廣袤的太空。這些野心勃勃的遠征隊多數由巨型公司贊助。這些公司都要付出巨大的花費,來動員如此龐大的工程,不得不付出有些沉痛的代價。』

『我們相信,就在我們談話的同時,還有70,000艘世代飛船在銀河的某處穿梭。大部分世代飛船的大概位置都已經被計算出來,但是很少有飛船找到了它的負責人。當初資助世代飛船的公司許多都已經消失或是被收購,很難說如今誰應該對這些世代飛船負責。』

『有理論認為,一些世代飛船如今已經即將抵達它們的目的地。但是人們並不了解所有世代飛船的目的地在何處。這些飛船在旅途中,選擇在某地殖民定居也是完全可能出現的情況。我們只能寄希望於有關部門對這些狀況早有預案。』

3301年7月5日:聯邦的成立

22世纪,Li Qin Jao帶領團隊發明的空間折疊引擎带来探索大爆炸的時代。从無人探測器到載人飛船,都逐步超越了數十年前出發的世代飛船。2242年,聯邦條約簽訂後,規定其成員國的權力及義務。聯邦併吞了許多新的殖民地,并使用武力迫使他們之中的部分成員加入。在短暂的衝突後,Tau Ceti星系的Taylor Colony成為聯邦第一个位於太陽系外的成員國。

Videos

Gallery

References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