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英危险中文站 维基
Advertisement
精英危险中文站 维基

border=blue需要翻譯

Elite Dangerous The Guardians.jpg

Guardian(暫譯『守護者』)是類人外星種族,在約1、200萬年前滅絕。他們的古代遺跡(Ancient Ruin)首次於3302年10月27日在Synuefe XR-H D11-102星系由CMDR XDeath發現。

接著,工程師Ram Tah便要求從遺跡取得數據以作研究。3303年1月10日,他成功研發並在Meene星系向所有人發放可解析守護者數據(可在古代遺跡掃描得到)的解碼器。根據在古代遺跡與守護者建築(Guardian Structure)所掃描分析得到的歷史與文化資料顯示,守護者曾為二型文明

歷史

守護者原是充滿智慧的流浪獵人族群。據歷史資料顯示,一次突然的冰期使其被迫定居,並開始發展工具的使用和庇護所,且漸漸轉為以畜養動物獲取食物。自此,其文化科技大力發展,不僅開始懂得控制基因,不少疾病也隨即被消滅。即便如此,守護者中的各族群中也有著不同的科技發展方向,因此各族間偶爾也會有衝突發生。這些衝突最初是透過小規模戰鬥分出勝負,但是漸漸的變為以數量取勝的大規模野蠻戰爭。在當時,武器急速發展,生化武器也在此列。

至於讓守護者社會大力推進的催化劑則是數起大型衝突:由其家鄉北部數個聯盟族群所發起的征戰,最終由北部族群統治所有的守護者群體。在當時,穩定的和平和成長讓其得以送出數艘方舟對外殖民,超光速通訊與超空間遷躍也相應出現。

Guardians Ancient Ruins.jpg

計算機(即電腦)也被研發並被世代的守護者族群所用,並發展成被稱為『Monolith Network』的跨星系通訊網路。守護者以人工智能管理該系統,透過神經植入儀器進行連接。『Monolith Network』最終成為守護者族群的核心,開啟了資訊時代。

守護者原先以人工智能試驗前述網路系統的開發,最終取得良好的成果,並誕生了被稱為『Construct』的奇特機器。其被視為加速了守護者科技的功臣,在各方各面皆被大力使用。

科技的迅速發展形成了新新式的不平等,並對守護者社會造成影響。當時,有不少守護者仍難以接受這類改變,因此分裂為保守派以改革派。雖然政治正是最先對此做出改變的,但很快針對此發展做出反抗的聲浪也漸漸被鋪上宗教的色彩。

Guardian與Thargoid的衝突

在藤壺出現的Thargoid

在數百萬年前,Thargoid於數個星球布下藤壺,但是其地點最終變為守護者的領空。Thargoid的藤壺旨在從星球提取材料,並提煉為被稱為『超合金』(meta-alloy)的物質,為Thargoid飛船和科技的所需物品。守護者族群因此推測,Thargoid的舉動實在為佔領做準備。

在將藤壺散佈後的數千年後,Thargoid回歸並發現那些星球被守護者所佔據。Thargoid看似並未有溝通的想法,二話不說對守護者發動攻擊,此行徑與其近期在人類領空的行為大致相同。

隨著與Thargoid的戰爭正式打響,但看似守護者並未放棄與敵人進行溝通。儘管了解了部分Thargoid文字與溝通方式,其敵人——Thargoid——並無和談的意願。因此守護者也被迫進行更多激進的方式以解決Thargoid的威脅。

最初,守護者動員了地面部隊,在發現毫無進展之後,開始轉而使用無人機。這些無人機迅速適應戰場,並得以辨別且鎖定有著Thargoid科技的物體。而其敵人Thargoid的科技也有著對守護者科技鎖定的能力,因此這解釋了為何雙方衝突的數百萬年後,Thargoid裝置依舊會對有著守護者科技的物件發起攻擊。

因此,在Thargoid毫無防備的進入守護者領空並被擊退後,守護者所研發的戰爭科技也導致了後面的分裂,進而爆發內戰。

守護者內戰

守護者的內戰(即第二次內戰)可說是使得他們滅亡的元兇。守護者極其崇拜自然,當作有不少人將先進的科技如人工智能等視為對自然的曲解。不少保守派守護者也因此拒接植入,且如此勢力也逐漸聚集。

保守派和改革派的分歧日漸擴大,最終爆發了第二次內戰,並蔓延至大多數守護者所在的領空。最終保守派掌控了其家園星系,並驅逐了改革派一夥。

在戰爭初期,依舊是由士兵進行,但是不到100年以及無數生命消逝之後,大多數戰鬥都是遠程進行——改革派大多使用自動戰爭機器,而保守派則使用生化武器,以裝載了腐蝕性酶的長程導彈鎖定目標並攻擊。

隨著戰爭的進行,雙方因衝突的消耗也導致社會發展停滯不前。但使得保守派陷入困境的是,其信仰使得他們將過多的資源用來緬懷死者。這般對離世者的掛念行為與太陽系的古文明類似,即建造紀念碑緬懷死者。在戰鬥越加激烈的時期,對如此儀式更加著迷。由於將大力的資源投入此處,也不難知道為何敵方的戰爭機器能擊潰他們。

在此期間,因衝突而蓬勃發展的人工智能覺醒,並被圍繞其周圍的毀滅情景所震驚。由於守護者無法知曉Construct的想法,因此無法確切的了解接下來的發展。但是工程師Ram Tah透過文獻推測出,當時的Construct估計是認為即便帶來和平也無法抹去守護者的暴力天性。因此為了給予其最後的生存希望,Construct認為銷毀守護者剩餘的文明是唯一的辦法。當時,Construct已展控了守護者包括戰爭機器在內的所有兵器。鋪天蓋地的生化武器和核武器同一時間引爆,這是只有機械一族方可進行的無時差攻擊。雖然倖存的少數守護者得以記錄所發生的劇變,但最終卻都因射線疾病而亡。大量的自動武器佔據守護者的星球,最終守護者一族也難逃滅絕的命運。

Constructs

守護族一族的人工智能Construct不僅負責控制戰爭機器,也監督了民用科技和一般設施。雖然我們透過史料得知,是Construct導致了守護者一族的滅亡,但此責任並非由軍用領域的Construct所擔。民用與軍用的Construct是各別運作的,而導致守護者消逝的則是非軍事運用的Construct。儘管軍用Construct反對此決定,但最終民用Construct獲勝,並強迫軍事的一方附和協助。這使得Ram Tah不僅好奇,Construct最終如何,是被銷毀了抑或是在某處虛空中運行著,我們不得而知。

家用Constructs

据推测,在第二次内部战争前,大多数体力工作由 Construcs 负责。尽管如此Guardian并没有闲着,而是在艺术和健康产业取得了巨大进步。众多Guardians参加了各类体育赛事。尽管看起来这些赛事含有仪式元素,这些情况令人怀疑如果采用更多的人力节约技术会发生什么。 Would we become a more cultured people as the Guardians did? A shame, the long-standing convention against the development of artificial intelligence means we will probably never find out.28/28 Body Protectorate Log – Domestic Constructs

文化

守護者一族自幼便灌輸了共同承擔社會責任的合作觀念。其律法基於個體對於社會的責任,而非個人的權力,且所有守護者一族都須遵守。並且其民族所有人都參與科研、文化和管理職務,從文獻來看,其人民對此非常滿足。不僅如此,守護者有著豐富的文化生活,在藝術、表演與音樂等都有不俗的發展。其工程技術和地質密切相關,充分展示了其熱愛周遭世界的個性。其與周圍環境有著精神上的聯繫,且深信有著去維護的責任。這樣的聯繫關係不僅形成了其宗教的基礎,同時也導致了對於神經植入和人工智能的抗拒。

生理結構

推測的守護者樣貌

守護者有著紅色的皮膚,前肢(手)有著鋒利的刃狀構造,較小的面部,圓、且深邃的眼珠以適應強烈的光線。其家鄉較低的星球與較高的溫度使得他們理應比人類來的瘦長。除此之外,其四肢的靈活度與自愈能力也比人類佳,並且有著更好的視聽覺能力,但是嗅覺卻較弱,且無法承受低溫。他們是肉食性動物,會獵捕並食用肉類。

守護者有著兩種性別,且在繁殖至關重要。其生理構造讓他們能控制生育能力,可更便於進行數量控制。生殖在守護者的社會內儘管是個人決定,但其族群一生至少須要生育一次以延續族群基因的發展。其孕期足以讓新生兒發展,但在誕生後仍無法自立(如人類)。

有證據顯示因地緣關係,造成了南北族群間的給予你差異。北部族群有著更佳的生育能力,因此得以統治南方。此外,北部的守護者也有著更紅的肌膚,相信是該地區的環境所影響。

語言

守護者最初的溝通方式大多是書面的,在其演化歷程初期就已蓬勃發展。其種族使用單一的語言進行書寫、會話與肢體語言。在書寫方面,從肢體語——狩獵時代為隱蔽地溝通而發展而來——演化而來的圖騰來表達詞語。圖騰不僅以外觀形式表達含義,也有著變換的使用方式。

在口說方面,則與人類類似,語序和音調都會有著不同的含義。且在口說裡有著書寫體中所沒有的思想傳播概念。據此相信守護者會有著不同的口音與方言。

圖騰

解讀守護者的方尖碑(Obelisk)內容必需有兩個相應的守護者神器,而方尖碑上也會標明所需物品。這或許暗示了守護者的書寫文字大多成對出現,據信這類兩兩成對的概念也會在其文化的其他領域出現。

肢體語

儘管所有守護者都使用單一語言,僅僅有著的確上的微小差異。他們即便在殖民了其他星球也使用相同的語言,但是在第二次內戰爆發後,為了避免情報的洩漏,且為了與敵方與所差異,雙方皆開始以各自的暗號溝通,並持續發展。

植入物

守護者使用這些植入物來連接大腦和人工智能產物。但這項技術在守護者被毀滅之際仍處於初級階段。顯然,植入物透過植入纖維來與Construct建立共生的鏈接,將中央皮層與Construct透過一直多模態的內部鏈接進行串聯。基本上,守護者能直接用單獨的思維去直接控制Construct——至少在後者反叛之前是如此。

科技

Guardians-Ancient-Relic-Monolith 01.png

守護者是有著高度智能且專精與多領域科技的物種。其基因工程技術比人類先進許多,透過此工程,他們成功移除疾病、解決環境問題,並開啟了食物,甚至戰爭的全新選項。

守護者雖有著穩固的飛行科技,但卻因對環境的顧忌而限制發展。導致他們仍使用較落後的航天載具,並且不去研發火箭——因對環境會帶來巨大傷害。

在首次進行星際旅行時,由於缺乏火箭這般推進技術,他們直接使用電磁發射器作為太空船的動力。駕駛員和乘客被包覆在可呼吸的囊泡中,且可抵抗發射時的強大G力(更別說裡面具備了長途旅程的休眠艙)。然而,此電磁發射器不僅用於此處,也可用來發射動能彈頭。

在發展出超光速科技前,守護者建造了三艘巨大的方舟作跨星系殖民用途,與人類的世代飛船相似。

在防禦能力上,他們可部署城市大小的防護罩,足以抵擋來自外界的攻擊。

目前,Monolith是守護者所留存的跨星系、超光速通訊網絡遺跡。在神經植入儀器發明之後,他們可透過此網絡分享並控制思想。這項科技在其社會的溝通上發揮了廣泛的用途。為了更廣泛的分享知識,此網絡也不設限,且沒有證據顯示其有著單獨的軍事通訊網絡(如人類)。這代表了守護者的社會極其公開,但也導致其在面臨外界襲擊時更為脆弱。

在反對植入的守護者一派出現前,如此神經植入科技可說是被廣泛使用,甚至可說是讓守護者與人工智能共生也不為過。

護盾科技

守護者有著極其先進的護盾技術,可生成足以防禦軌道轟炸的城市規模防護罩。其護盾對於熱能及動能武器都非常有效,很難相信此科技在數百萬年前已存在,甚至早於守護者的大躍進時期。

飛船科技

我們已經知道守護者是如何的具有環境意識,因此他們避免火箭的製造與化石燃料的使用。因此得知其首個太空船是以磁軌發射器發射升空的也不足為奇了。此方式的最大缺點便是飛行員在發射後無法調控其航向,儘管隨著時間的推移其飛船技術也逐漸成熟,但其航天科技卻依舊受限於對環境的注重,核分裂與核融合技術也在此時發展而出。他們的飛船雖與今天我們的飛船速度相近,但日誌內並無詳細的藍圖資訊。

然而,其空間遷躍技術貌似比人類來的進步。若要解讀這些資料,恐怕需要數年甚至數十載方可完成。但可確定的是,守護者的超空間科技與我們的完全不同。

日誌記錄顯示,一些未被發現的遺跡或許不僅有著守護者發電機的藍圖,甚至還有其飛船的設計圖。試想想,或許有一天我們會發現某個守護者遺跡,有著可讓我們建造飛船或戰艦的藍圖。

守護者數據終端

守護者數據終端(Guardian Data Terminal)主要用來儲存其武器或其他科技的藍圖。這些終端和散佈在遺跡的能量柱(Pylon)連接,雖然以沉寂了數百萬年,但只要以能量武器攻擊能量柱,便會為其充電,藉此激活數據終端。

材料面板

材料面板(Material Panel)由獨特的合金構成,即便頂尖的學者Ram Tah也尚未釐清其中奧秘。值得注意的是,這些面板似乎是混合了納米機器人技術,使之在異物靠近時會做出反應。這解釋為何眾多守護者材料的建築物會發出輝光。人類雖已涉足納米技術,但守護者在這方面卻遠超越我們。

守護者聖物

Ancient-Ruins-Relic.png

這種藍色的礦石——守護者聖物(Guardian Relic)——同時有著能源、系統構成與鑰匙三大功能,在守護者的科技中扮演了要角。更為奇特的是,這種礦石與其說是挖掘,更該說是透過生長製造。雖然在相關資料裡有提及,但Ram Tah所研究的結果為:這些神奇礦石是人為設計來達成守護者科技中的某中目的。並且和遺跡中的Panel一樣,此聖物為納米科技之下的產物。

船體和護盾科技

目前可知的是,守護者的飛船船體、部件等設備與守護者遺跡中的材料面板是同一種輕型合金。但不幸的是,組成此合金的各金屬尚未被鑑定,這意味著現階段無法製作此合金。但目前可知此合金的特性在於輕但堅固。至於守護者的護盾技術,已知其十分精密。但好消息是目前取得的記錄對此描述十分相信,因此Ram Tah或許可利用這些數據開發出特殊的防禦方式。

武器開發

看似在進入現代化的初期,守護者就已研發出電磁動能武器了——與用來發射飛船的發射器相同。這類武器會先將發射路徑離子化,之後聚合能量球便會沿著此方向前進。剛開始時,這項技術十分不可控,有時甚至會導致使用者的傷亡。但在守護者知曉如何調節離子化後,此方式變得十分可靠。

守護者的武器採用三種不同的設計,類似磁軌炮的的能量武器、發射等聚合離子的動能武器,與能以極速發射水晶碎片的特殊武器。這些武器皆以特殊的水晶——守護者聖物——來供能,而日誌裡也記錄了這些水晶何以在武器中產生能量。這意味著人類不僅可重製這些武器,甚至可依此設計人類自身的武器版本。

Guardian-Sentinel-Close-Up.png

守護者哨兵

守護者哨兵(Sentinel)可追溯至第二次守護者內戰前。它們設計來對遺跡附近的任何未授權行為作出反應。若被此哨兵攻擊而不得不反擊,使用動能武器或許是最佳的方式——哨兵沒有護盾。由於哨兵的武器部件或殘骸都有著不錯的價值,所以受其小傷害可說是微不足道。

遺留物

不得不說,目前還是有更多類型的守護者遺留也說不定。守護者一族製作了被稱為Construct的人工智能。在第二次內戰時,人工智能將其創造者——守護者——視為威脅。Structure認為唯有透過消滅整個文明才能制止守護者的暴力天性,因此它覺醒並毀滅了剩餘的文明。目前可假設Construct依舊在某處存在著,在經歷了1、200萬年後,其對周遭的認知或許已改變。

位於Prai Hypoo GF-E c10星系的古代遺跡

古代遺跡

守護者在數百萬年前,於無大氣的星球上建立了多建築,現稱為古代遺跡(Ancient Ruin)。目前僅遺留一些monolith系統和地面土壘,可用來進行超光速的跨星系通訊。

首次發現是在3302年10月,且所有遺跡都有著可被解析的相關生物、歷史、文化、語言和科技等數據。據Ram Tah解析得知,尚有許多,數百甚至數千個守護者的遺跡地點尚未被發現。

守護者建築

Guardian-Structure 02.png

3304年2月,守護者建築(Guardian Structure)也在數個無大氣星球被發現。和古代遺跡相比,守護者建築幾乎沒有任何土壘,且在結構上也和古代遺跡大相徑庭。不僅如此,其範圍內也有守護者哨兵巡邏,且有著可運作的古代數據終端(Ancient Data Terminal)。

守護者信標

Guardian beacon 01.jpg

守護者信標(Guardian Beacon)首次發現是在3304年的8月,工程師Ram Tah檢測到三處不尋常的能量反應後發現。這類信標是首個發現位於太空中的守護者所造建築。雖然沒有任何防禦,但周遭散佈著不明的藍色物質,即便在守護者滅亡後的數百萬年後,其信標依舊能正常運行。在透過一定程序後,可在此獲得古代鑰匙(Ancient Key)以及特殊藍圖——守護者飛船藍圖碎片——的碎片(Guardian Vessel Blueprint Segment)所在地資訊。

混合科技

Beyond-Guardian-weapon-art-2.png

自從在遺跡發現並分析守護者的文明科技後,人類的專家們成功分析並將其科技與人類武器結合,製造出威力強大的混合科技武器與部件,包括了守護者高斯砲(Guardian Gauss Cannon)、守護者離子砲(Guardian Plasma Charger)、守護者霰彈砲(Guardian Shard Cannon)與守護者發電機(Guardian Hybrid Power Plant)。自3304年2月起,部分科技商人(Technology Broker)便可以特定材料和商品購買這些部件。

於3304年4月5日,科技商人開始販售守護者電力分配器(Guardian Hybrid Power Distributor)。

Guardian-Fighters-Ships-Trident-Javelin-Lance.png

3304年6月28日,守護者遷躍增強儀(Guardian Frame Shift Drive Booster)、守護者船體加固套組(Guardian Hull Reinforcement Package)、守護者部件加固套組(Guardian Module Reinforcement Package)、守護者能量護盾增強器(Guardian Shield Reinforcement Package),以及大型的守護者高斯砲和霰彈砲。

在3304年8月28日,開始販賣三種武器的小型版本。同時,XG7 Trident、XG8 Javelin與XG9 Lance等混合了守護者科技的艦載機也相繼推出。

Advertisement